A+ A-

城里人和张道长在村巷里走着,我从他们身边飞快跑过,来到了村子中央的古井旁,看见村子里很多人都站在那儿,古井附近的地面上放着四条铁链和四个脸盆大的铜龟,包括村长陈大伯在内的四个人正蹲在地上把铁链的一端扣在铜龟的背上。

陈大伯率先把铁链扣在了铜龟的背上,抱着铜龟站了起来,我赶紧拦住他说道:“陈大伯,你干什么?”

陈大伯皱眉冲我说道:“柱子,你让开,这两日古井老是出事儿,你又不是没有看见,老疯子说了要用这铜龟镇住古井里的妖怪。”

我紧张说道:“可我爷爷还在下面。”

“唉。”

陈大伯叹了口气,说道:“柱子,你要面对现实,大伯不想打击你,可你爷爷已经回不来了,村儿里人以后还要靠这口古井正常生活,快让开。”

“我不让!”

我冲着陈大伯吼了一声,陈大伯愣了愣神,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冲着站在旁边的陈二叔说道:“陈勇,你先把柱子带回去,别在这儿碍事了。”

陈二叔走上前拉我,冲我说道:“柱子,走,跟我回去。”

“你放开!”

我用力挣脱了陈二叔,抬手指着陈大伯说道:“陈文良,我爷爷也是大王村的人,现在他跳井死了,尸体还没有找到,你就要把铜龟放下去镇住妖怪,你是不是想把我爷爷也一起留在下面?”

原本闹哄哄的场面,这会儿突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我的身上,陈大伯被我骂了一句,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抿了抿嘴冲陈二叔厉声说道:“把他给我拖开!”

陈二叔说道:“大哥,柱子说的没错,这样会不会太……”

陈大伯瞪了陈二叔一眼,说道:“我让你把他给我拖开,我不能只为了他一个人考虑,村子里几十户人还要过日子,我得为了大家考虑!”

陈二叔将我拖到了一边,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大伯抱着铜龟走到了井口,“放开我,你放开我!”挣扎的时候,无意间瞥见那城里人和张道长就站在人群最外面,我顿时灵机一动,冲着那城里人喊道:“你妹妹就在这井里!”

城里人听见他妹妹的消息,顿时双眼发亮,挤进来冲我说道:“你说什么,我妹妹在这井里?”

“是啊,你妹妹就在这古井下面,我发誓,我爷爷把她丢到井里去了!”

城里人看了我一眼,飞快冲上去拉住村长陈大伯的衣服将他拽了个转身,红着眼说道:“村长,你刚才听见了吗,他说我妹妹在井里。”

陈大伯说道:“他骗你的,你妹妹怎么会在这井里。”

陈大伯说完转身却又被城里人给再次拽了回来,“给我一点时间,我下去找找,或许我妹妹就在这井里也不一定。”

陈二叔苦着脸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你妹妹,可是这井邪乎,我劝你还是不要下去了。”

“我不管,这次是我带我妹妹出来旅游,既然我把她带出来了,那我也要把她带回去。”

张道长也说道:“陈村长,你就让他试试吧。”

陈大伯和张道长似乎本就认识,可能是觉得不答应抹不开面儿,陈大伯看了张道长一眼便不说话了。

城里人脱下他的西服便要爬上井,张道长拉住他说道:“这井里古怪,你这样下去,我不放心。”冲着陈大伯说道:“陈村长,劳烦你给我找一根粗些的绳子来。”

我赶紧抢着说道:“我去给你拿,我家里有。”不等城里人回话,我转身跑回家,捡起从河边回来时丢在院子里的绳子,回到了古井旁,将绳子递给了张道长。

张道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接过绳子,低头看了一眼,抬头看向我,眼神很是疑惑,说道:“你确定林少爷的妹妹被你爷爷扔到这井里了?”

“嗯。”我吞了吞口水,点头答应了一声。

“把绳子给我。”

城里人拿过了张道长手里的绳子系在腰上,红着眼,一脸落魄地看向我,说道:“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都要下去找找看,林薇是我妹妹,我要带她回家。”

“大家过来帮帮忙!”

陈大伯喊了一声,几个村民走过来拉住了绳子,然后在我的注视下,城里人跳入了井里,“哗啦”一声水响,我赶紧走过去探头看,城里人在水里冒了个头,深吸一口气,一个鲤鱼打挺翻身潜入了水底。

“陈勇,你看着,要是他两分钟没有冒头,你喊一声,大伙儿就往上拉。”

陈二叔点点头,走到了井口探头看着,我看向陈大伯,他来到了张道长的身边,说道:“张道长,这林少爷是怎么回事,他妹妹怎么会想不开跳河自杀呢?”

张道长叹气说道:“我听林少爷说,他妹妹最近失恋了,林少爷打小跟她妹妹关系好,带她妹妹出来旅游,没想到她妹妹晚上偷偷从旅馆跑出来,跳河自杀了。”

“唉。”

陈大伯点点头,叹气说道:“我倒是听说,这两年为情自杀的年轻人不少。”

“谁说不是呢,我上个月就捞了两个,一男一女,都是为情自杀。”

“……”

陈大伯和张道长聊了起来,不过,我却并没有心情再听,收回视线看向了井里,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很是害怕城里人也死在井里,可我当时也是想不到别的办法劝阻陈大伯不用铁链铜龟把井口锁住,情急之下,我只好出此下策。

我一直盯着井里看,不知过了多久,眼角的余光忽的瞥见陈大伯看了看时间,他随即皱眉说道:“大哥,时间到了。”

“大伙儿往上拉!”

“哗啦!”

陈大伯话音刚落,井里突然传来了水响声,那城里人冒出了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道:“下面有东西,我马上下去看看。”

换了气,城里人再次潜入了井底,过了会儿,再次冒头出来的时候,说道:“拉!”

“大伙儿往上拉!”

几分钟后,城里人从井里爬了出来,抬手将一个死人头骨丢在了地上,*@说道:“我没在井里找到我妹妹,不过,发现了这个死人头骨。”

陈大伯皱眉看了看死人头骨,叹气说道:“这东西井底肯定有,这古井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这多少年间淹死了多少人,谁也说不准,你妹妹刚死几天,身子不可能腐烂,这死人头骨肯定不是你妹妹。”

城里人点头说道:“我知道这死人头骨不是我妹妹,不过,我在井底发现了一条暗道,或许我妹妹顺着水流进入了暗道,她的尸体可能就在暗道里面。”

“暗道?”

陈大伯说道:“那你刚才咋没进暗道去找呢?”

城里人摇头说道:“下面太深,我的水性不好,不能进暗道,现在,我想请一位水性好的人帮我下去找找看,有谁愿意去,我给他一千块辛苦费。”

说着话,城里人直接问了起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大家都知道这井底古怪,没人敢下水去。

“那好,既然这样,我到隔壁村去问问。”

说着话,城里人直接朝村口走,陈大伯拉着张道长说道:“张道长,你劝劝他,这口古井是村子里唯一的水源,现在这井里有古怪,村子里的人又不可能不喝水,有高人指点用铁索和铜龟锁住井就能镇住妖怪,我不想村里再有人出事,这铁链和铜龟一定要放到水底,希望张道长你好好劝劝林少爷。”

“嗯,好。”

张道长应了一声,追着城里人去了。

“来人,快动手把铜龟放到井里去,镇住水里那妖怪!”

我心里一慌,跳上井口站着,说道:“有我在,你们别想镇住我爷爷。”

“啊!”

突的脚下一滑,踩在了井口被打湿的青苔上,我“扑通”一声跌入了井里,脑袋在井壁上撞了一下,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精神开始恍惚。

突的,水底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脚,猛地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开始飞速下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fzyd99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