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杜明笙终于找到了季子京看着在远处的人,她放心了,不过杜明笙想:她不能就这样直接到季子京身边那样的话真的太丢她杜明笙的脸了,只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下杜明笙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好方法不过也许她不需要想太多,这个人一看就不是那种豪门大族的人,也不拍得罪人为牡丹楼惹祸,既然确定,杜明笙直接来道季子京身边。

季子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会被人认为是软脚虾,而且是被自己看到的人鉴定的,但这并不能说明季子京不聪明,相反,他相当地聪明,如果不聪明,他季子京不会一点一点的走到今天的地步,没牙的老虎并不是病猫,他不可能一辈子成为别人的傀儡。

杜明笙来到季子京身边,道:“公子既然您的戏听完了请把奴家的笙给奴家了吧,刚才只是权宜之计,您想听戏,奴家才想办法让您进去的,可是现在的话,戏也听完了,东西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虽然杜明笙的语气很淡,但是季子京却觉得这样的女子才是自己想要的,既然是自己想要的他是不会将东西还给杜明笙的,说他奸诈也好,什么也好,既然是自己看上的东西,子京就不打算放手,但是季子京却从来没有想过他看好的杜明笙基本上是他杜撰的眼前的人与他想象的人并不相同。

既然不打算把东西给杜明笙,那么季子京就顾左右而言它,一点都不提将东西还给杜明,反而让杜明笙陪他走了很久,杜明笙一直想让季子京将笙还给他,可是级直径的做法却让她火冒三丈又无可奈何,谁让她是大家口中温柔娴雅,最为知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呀吗,她不能做自毁形象的事,可是现在的样子明显不同,但是即使是这个样子,杜明笙也拿季子京毫无办法,到底怎么才能将笙取回来,杜明笙犯了难。

季子京望着眼前面色纠结的杜月笙心中一阵好笑“你既将这笙给了我,那么它便是我的所有物。又何来要回的道理?”

杜月笙面上一红,有些微怒。“我将笙交于公子,只是为了一解公子囊中羞涩之难!”

难得能拥有佳人之物的季子京是万分不乐意将笙相还,一副君子坦荡荡我就不还的样子看的杜月笙是恨的牙根痒痒。

“公子既然喜欢这笙,那便送你了!”杜月笙银牙一咬,不情愿道。也不理季子京转身就走,那身后的婢女回头看了看还在张望的季子京同杜月笙道“小姐我看那位公子气度不凡应当不是普通人家的少爷,看他对小姐的样子定是很中意的!”

杜月笙冷冷一笑“中意?在中意又如何?他能违背他父母的意思娶我一个青楼女子么为正妻吗?”

婢女闻言,轻声叹道“小姐何必妄自菲薄,以小姐这般花容月貌害怕找不到一户好人家。”

是啊,她杜月笙本就是歌姬所生,十二岁正式成为牡丹楼戏子,拥有绝色倾城的皮囊,艳惊京都的才华却身份卑jian,她满身傲气却要低头在身份地位之上,她是不缺好人家,但却只能是终身为妾的命,她不甘心,却又只能顺应天命。

想到此处,杜月笙便觉得心中苦涩无比。

正当季子京还在看着杜月笙远去的背影时,身旁传来李德气喘吁吁埋怨的声音“爷!你可让奴才好找啊!不是说了先去一趟珍味阁吃一顿再来牡丹楼么!您倒好先跑来了!”

季子京用折扇敲了敲李德的脑袋,心情十分舒畅“小德子,爷今日可算知道什么叫一顾倾城再顾倾国了!”

李德眯了眯眼睛,略带试探的问“爷看到那京都名妓牡丹楼的花魁了?”

“是啊,果真是个秒人!你给我查查她的事情,最好想些办法能把她接进宫中!”季子京拍了拍李德的肩膀,笑道。一听季子京的话,李德立马整张脸就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道“爷,莫说皇后娘娘和大臣那关不好过了,就是太后娘娘也是万万不会允许一个妓子入宫为妃的,您还是乘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季子京面色阴寒,想到这些年来难得遇上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却连做主都不行,冷哼一声“哼!皇后和太后终归只是后宫妇人,朝廷大臣那关我自己会想办法,你只要将杜月笙给我好生的接进宫中即可!”

季子京站在杨柳树下,新抽的嫩芽带着生机勃勃的气息,混合着雨后泥土的清香,心中只要一想起那拥有绝色容颜倔傲的人,嘴角就会不知觉的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把站在一旁一脸纠结的李德看的一愣一愣的。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皇上也不例外呀!

“皇上,咱们出来也有不少时辰了,再不回宫怕是太后又要担心了!”

季子京听后,握了握手中精致的笙,一想到再过几日便能与其他身份和杜明笙相见,心情就不由自主的好了起来,笑道“回宫!”

栖凤殿里太后侧卧在软榻上,悠闲的眯上眼睛。四十岁的年纪却保养得极好,不见半分老态,只觉更加风韵犹存,神态威严,雍容贵气。

身旁伺候的桂嬷嬷是打太后进宫带进来的老嬷嬷了,如今奴凭主贵,也算是宫中一号人物,手段狠辣,心机深沉,太后对其十分信任,是太后身边唯一的亲信。

桂嬷嬷双手灵活的在太后肩膀上揉捏,一手推拿之术缓了太后几日的疲劳,让太后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太后,再过几日就是您的四十岁寿辰了,您想如何操办?”桂嬷嬷手上微微用力,一边笑着问,对太后的态度是敬畏得当,亲和又不过逾主仆之位。

太后睁开眯上的眼睑,看着面色已经有些老态的桂嬷嬷,坐起了身子,牵住桂嬷嬷略显粗糙的双手万分感慨“哀家十五岁进宫,至今已有十几年了,这些年你一直跟在哀家身边。替哀家做了不少事情。打心里哀家是感激你的,你这一生算是陪着哀家耗在了这几丈宫门之内。你是懂哀家的,在哀家心里你就是亲人。”

桂嬷嬷笑笑,反握住太后的手道“太后,奴婢早年被卖为奴,早就没了亲人,太后把老奴当成亲人,是老奴几十修来的福分,心底里感激着太后!”

“唉,今年这寿辰啊,你就不要操劳了就交给皇上去办吧,让你捞的几日清闲,陪着哀家在宫内听听小曲了散散步!”

“可是这些年的寿辰一直经老奴的手,皇上日理万机也够幸苦了,老奴……”桂嬷嬷还未说完太后就轻笑着打断道“皇上呀就是个劳碌命,日理万机在忙给哀家这个母亲置办个生辰的时间还是抽的出来的!好了,就这么遭吧,不要再说了!”

“谨遵太后意旨。”桂嬷嬷笑笑也不多说了,更加用心的替太后舒缓肩膀。

这厢季子京前脚刚回中隆宫就听到太后宫中小太监传来传来办寿辰的事情,

季子京坐下,将手中的笙小心置于锦盒之中。

“李德,你说母后这些年的寿辰都是交给桂嬷嬷办的,怎么今年要朕在想法子了?”

李德笑道“皇上,太后无非是想看看皇上孝心。依奴才看啊,皇上如果将这寿辰办好了,讨了太后的欢心纳杜姑娘进宫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一听李德的话,季子京双眸一亮“是啊!朕怎么没有想到呢,李德啊李德你可真是朕的好帮手!”

正在季子京高兴之际,殿外传来小太监的焦急的呼喊之声。季子京眉头一皱,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阴寒起来。见此李德立马呵斥小太监“大呼小叫什么!惊扰了圣驾担当的起吗!如此喧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