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的鬼哭狼嚎,终于起了作用,病房门口出现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马力还想再对着他出第二拳,却被围观的人拉开了。

路本良还坐在地上哀嚎,马力瞪着猩红的双眼盯着他,胸廓剧烈的起伏。

这一家子他一直就觉得很奇怪,看起来很关心小姑娘,但他就是有一种这一家子在作秀的感觉。

但是他搞不懂,他们作秀给谁看?又为什么要作秀?

病房门一下子被拉开了,路遥扶着门框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了。

“马力哥哥!我二叔……”她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无辜的眼眸盯着被人群拉着的马力问:“马力哥哥,你别生气,我二叔也有他的难处!我都懂,你不要强迫他了。”

是了,她听到了门外的争吵声,也知道马力哥哥是为了她好。

她不想看到她最关心她的人为了她争吵,打架。

马力还想再动的手,忽然就没了力气,说到底还是他们做医生的无能,不能底气十足的告诉他:不要放弃,我能治好她。

路本良从地上爬了起来,拉着路遥的手,关切的说:“你怎么出来了?小孩子家家的少管打人的事,赶紧回去休息!”

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哎呀,小姑娘怪可怜的,人家二叔一家子也真是够可以的了!天天来陪着!也是有儿女的人了,总不能把一家子都搭进去救她吧?再说了,这种病早晚要人财两空的!”

“是啊是啊,人家二叔一家子看起来也是个庄稼人,哪里有那么多钱烧哟!”

“唉,马医生也是太为那孩子着急了,你们都没看见马医生对那孩子有多好!吃的喝的玩的都给买!”

小护士拉着马力的白大衣往办公室里拽,“马医生,不要管了!”

马力看着眼前的一团乱,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回到办公室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门“砰”一下被推开了,急匆匆地冲进来一个人。

“老马,你够牛的啊,还敢在病房里跟家属打架?”李佳航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调侃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斯文败类!”

斯文败类是这么用的吗?

马力心情不好,眼皮都没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嘿,你这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了!”李佳航咧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呀,尽力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如你愿发展的!咱们就是来这儿实习的,不要管太多了!小心导师参你一本,你就别想毕业了!”

马力斜睨了他一眼,抱胸说:“李佳航,我说你也是个医生,你的医德呢?”他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她回家就是等死?你知道她才14岁吗?她还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你不觉得这样对她很残忍吗?”马力情绪激动的指责着嬉皮笑脸的他,语气越来越严肃,“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这样怎么能对的起你的身份呢!”

“你伟大,你去救她啊!”李佳航沉下脸,冷哼着,“你以为自己是神呢?谁都能救?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不是所有人你都能救,也不是所有事你都能做的!到底是我不懂,还是你不懂?”

这都什么兄弟啊!心情不好他理解,说他没医德这就过分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