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弯弯的山路向远方曲折蜿蜒,蔓延至云雾深处。卓晓娜走在这条熟悉的山路上,听着路边的树上的麻雀在歌唱,闻着路旁的山茶花混着泥土的芬芳,沐浴在农村淳朴的气息中,她贪婪地深吸一口气,哦,这里是她的故乡,正如失群的孤雁终于回归队伍,她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啊,终于回到了故乡!

卓晓娜一步一步地走着,鸡犬相闻,阡陌纵横,早起的农民已经在田地里劳作,一幕幕熟悉的景象在她的眼前像幕布一样拉开。哦,这是她日思夜想的故乡啊!没有欺骗,没有心机,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争权夺利,有的只有村民之间的互助友好,有的只有村民们的勤劳善良,有的只有村民们的淳朴,有的只有用自己的劳动换取自己的成果,从没有不劳而获。

是的,这就是她的故乡,多可爱的故乡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走到村口的卓晓娜却停了下来,她的心里有一些忐忑,有一些紧张,她那么思念她许久未见的家人,可是在即将要和他们重聚天伦之乐的时候,她有一丝怯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

或许是吧!她确实害怕她的母亲问起她在城市的生活,她害怕她的母亲问她过得好不好?她害怕让她年迈的母亲为她担忧。

“咦,这不是晓娜吗?”

就在卓晓娜在村口犹豫徘徊之际,一个熟悉的男子突然问道。卓晓娜打量着她,只见这名男子皮肤黝黑,瘦高身材,眼睛细眯着,憨厚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虽然这个人很熟悉,可是卓晓娜却一时想不起他是谁,这让她有点尴尬,只能傻站着。

“真的是你啊!”在认认真真地看过她之后,眼前的这名男子终于确认站在他眼前的这名气质脱俗的女子就是卓晓娜,“我是你小学同学金宝啊,你还认得我吧?”

卓晓娜在脑中搜刮着这个名字,“金宝,金宝。”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名男子,确实和当年那个调皮的男孩有点像。

“哦,金宝,是你啊!”

“就是我啊。听说你到城里上了大学了,果然在城里待过的人气质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哪像我,小学一毕业就不读了,只能一辈子当农民。”金宝羡慕地说着。

“你别这么说。”卓晓娜有点不好意思,“城里没有你想到的那么好。”

“嘿嘿,你开玩笑吧!”

“咳!等你以后有机会去了城里就知道了。”

“嘿嘿,我哪有机会,我还是安安分分地当我的农民吧!”金宝再次憨厚一笑,“唉?你站在这干嘛?你不回家吗?”

卓晓娜心里打了一个咯噔,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做梦都想回到那个温暖的家,临近关头,她却迈不开脚步。

金宝并没有看出卓晓娜的为难,一把拉过她的胳膊往卓晓娜的家里赶。“快走吧,你爸爸妈妈肯定也很希望看到你。”

卓晓娜一阵慌张,你还没做好见到父母的准备,赶紧拉住金宝,说道:“金宝,等一下,我先在这里晃荡一下,先不急着回家。”

金宝不解地问:“你回来不是看望你生病的妈妈吗?你还有心情晃荡?”

卓晓娜的心突然提到嗓子眼,她激动地抓着金宝的胳膊,拼命地摇晃:“我妈怎么了?我妈怎么了?你快说呀,你快说呀!”

她拼命地摇晃着金宝,这让金宝感到很难受。他一边制止她发疯似地摇晃他,一边艰难地说道:“你妈,你妈,她前两天下地…”

还没等金宝说完,卓晓娜就丢下他,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

“妈,妈,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卓晓娜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一边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恨不能一步踏进家门。

很快,卓晓娜赶回到家中,见门口无人,她的心里更是一紧。一般这个时候,她的妈妈不是在喂鸡,就是在浇菜,可是今天,她的妈妈却不在门口,刚刚往家赶的时候,她的田地里并没有父母的身影。她的心绞得紧紧的,简直要哭了,她的妈妈,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卓晓娜一脚踏进家门,急切地喊道:“妈,我回来了。爸,我回来了!”

这时,从里屋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年级大约五十岁上下,年纪虽不大,但因常年劳累,他的头上已经有一大片花白的头发,卓晓娜看着直心疼。

“爸!”卓晓娜激动地跑过去抱住她的爸爸,眼泪禁不住就留下来了。

“晓娜?”卓爸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许久不见的女儿居然凭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不是在做梦吧?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卓晓娜,确认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卓爸爸也是一阵激动。

“孩子,你咋回来了?在城里过得还好吧?”

“我?我过得很好。”卓晓娜最不愿的就是要面对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实话,“只是很想念你和妈。”

“傻孩子,还是没长大哟!”卓爸爸心疼地说道。

这时,从里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和卓爸爸一样,年纪不算大,却因常年劳作,这个女人的脸上布满皱纹,头发也发白了一部分。她,就是卓晓娜的妈妈。

“晓娜,你咋回来了?”卓妈妈激动地问。

“妈!”卓晓娜激动地奔过去抱住自己的妈妈,眼泪再次不争气地低落,浸湿了母亲的背。她的妈妈心疼地拍着她的背,说道:“我的儿啊,你受苦了。”

卓晓娜突然想起什么,她上上下下地检查着卓妈妈的身体,担心地问:“妈,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卓晓娜的这一举动让卓父卓母感到很奇怪,卓母不明所以地问:“女儿,你咋啦?你没生病?”

“妈,我听金宝说你生病了。你告诉我,您哪不舒服?”

卓父卓母听了女儿这番话,没好气地笑了笑,卓父说道:“你妈哪有生病。就是上次给庄稼拔草,皮肤过敏了,涂了药就没事了。”

卓晓娜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那金宝怎么?”

卓母说道:“我想啊想,应该是上次我去诊所的时候碰上金宝了,他就以为我生病了。”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卓晓娜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卓父疑惑地问道:“女儿,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回来的吧!”

卓母突然回过神来,问:“是啊,女儿,你可别因为这个就回来了,妈我没事。”

卓晓娜安慰他们,说道:“爸,妈,不是的,是因为最近公司放假,我又太想念你们了,才回来的。”

“这样,那就好,那就好。”卓母欣慰地笑着。

卓晓娜贪婪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天伦之乐,但她实在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忧,因此,她始终没有说明她这次回乡的真实原因。

只是,这份善意的谎言能瞒多久,她实在不想再回到城市了。她一直留在这,父母哪里能不怀疑,到时候,她又如何圆谎呢?她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未来的事情如何能够预料,也许船到桥头自然直。

为了给女儿接风洗尘,卓母特地去屋后的菜园里摘一撮韭菜,再到鸡窝里捡了一颗鸡蛋,浇油下锅,做了一道香气四溢的韭菜炒鸡蛋。这熟悉的香味,卓晓娜在梦里不知回味过多少次。城市里名厨遍地,却难以炒出妈妈的味道。

吃过午饭后,卓晓娜来到她小学时的母校。看着母校的景象依然如昔,听着课堂里的书声琅琅,卓晓娜似乎又回到学生时代无忧无虑的时光。

“…”下课的钟声把卓晓娜从回忆中拔了出来。卓晓娜看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从教室里鱼贯而出,来到操场上玩着最原始的游戏。

这里没有城市学校里的体育器材设备,但这群小孩子依然玩得那么开心,那么欢乐,就像小时候的自己,和小伙伴跳10分钟的跳绳就满足了。

“你是谁啊?”一个小女孩注意到了卓晓娜。

“我?我找你们老师。”卓晓娜说道。

听说要找自己的老师,一群小朋友争先恐后地跑进老师那间简陋的办公室,还有一群小朋友好奇的围住她议论纷纷。卓晓娜看着他们,没好气地笑了笑,想想自己小时候也喜欢争着抢着为老师做事,看来每个年代的孩子都有“小狗腿”属性啊!

这时,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与自己记忆中的老师相比,她黑了不少。卓晓娜心里一阵唏嘘,她敬爱的老师,至今还在坚守岗位,而自己曾经唱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立志要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可是当她成为一名教师后,却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坚持下来,并离自己小时候的梦想越来越远了。

老师扶着镜框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子,不确定地问:“你是,你是卓晓娜吗?”

“王老师,你还认得我?”卓晓娜激动地问。

“真的是你啊!”老师很是开心,“我当然认得你,你可是我的得意门生呢!你现在,出落得可真是漂亮啊!”

“得意门生?老师过奖了,惭愧惭愧。”卓晓娜不好意思地说。

“你当得起的。”

之后,老师向全体学生介绍了这名漂亮的姐姐,原来她就是那位考上大学的学姐,小朋友的心里顿时生出一阵敬佩之情。卓晓娜又陪着老师逛了逛这座小小的学校,这么多年过去了,学校还是和当年一样,四间土瓦房,三间做教室,一间做办公室兼教师宿舍兼厨房,上下课打铃的方式仍然是手动敲钟。

上过大学,并在城市的学校里任教过的卓晓娜自然感慨万千。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afwx6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