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婉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虽然任性,但却是个有担待的女子。眼下的一切,都是她牵累的黄雄。她深吸一口气,重复道:“请你不要为难他!”

宁默道:“可以啊,我说过,要看你的表现。现在,麻烦你帮我倒一杯红酒过来。”说完他走到虎子面前,将他扶起,道:“虎子哥,你快喊小弟送你去医院,今天的事情你受苦了,我心里会记着。”虎子勉强牵动嘴角笑了一下,道:“默少客气了,是我无能。”说完对李爻道:“哥,我先走了。”李爻点头,又问道:“伤要紧么?”

“没什么大碍!”虎子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待他走后,叶婉清将红酒递到了宁默面前。红酒倒的六分慢,很标准的那种。她拿红酒的手势,也很优雅。

宁默接过,道:“再倒一杯来。”却把手中的红酒递给李爻,微笑道:“李爻大哥,今天多亏了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宁默的大哥。”

李爻道:“默少,你太客气了。”

“大哥,你叫我小默就好。不然就算是看不起我。”

李爻一怔,随即笑着道:“好,小默。”

叶婉清酒倒过来,她一直沉着脸色,倒看不出她的悲喜来。这个女孩,让李爻对她的表现都感到惊奇,她所表现出的沉着,即使是成年女性,也无法有这份处变不惊的气度。

宁默与李爻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李爻脚下的黄雄奄奄一息,嘴里还在喃喃喊着“叶婉清,快走!”

喝完酒后,宁默道:“大哥,我想单独跟她待一会,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爻当然明白这小子的意图,当下道:“当然可以!”说完便提起黄雄,硕大的壮汉,被他提在手上,宛若无物。

宁默的手摸向叶婉清的脸蛋,那细腻的弹性,让宁默很有手感。尤其是冷漠的叶婉清厌恶的想躲开,却又强行忍住。那种表情,让宁默充满了征服感。

叶婉清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但眼下,她有种绝望的感觉。

就是在这个时候,她见到了楚凌。

当是时,李爻带着黄雄准备出门,她绝望的被宁默捏了下脸蛋,屈辱至极。

而楚凌,如黑暗中的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楚凌站在门前,疑惑的望着套房里一切,目光最后停留在宁默身上。

“宁默!”楚凌开声喊道。

宁默回头看见楚凌,楚凌黑色风衣,清秀,身形显得瘦削,单薄。

楚凌本来还怀疑这少年是否就是宁默,毕竟两者气质,医院与套房之间,相差太大。

但宁默看到他时,那一瞬的惊慌,让楚凌确定,他就是宁默。

楚凌打量了房间的一切,目光扫视到地面的血迹,悲惨的黄雄,还有李爻。李爻淡淡的扫了眼楚凌,没有过多的表示。

修为到了化劲,都可以内敛气息。不刻意表现,是很难看出与常人的不同。不过李爻还是对楚凌有了一丝戒备。

他不会轻视任何未知数,这是李爻的优点。

楚凌盯着宁默,冷冷道:“宁默同学,你真够让我惊讶的。白天是人,晚上是狼。”

“你走吧,看在楚昕的面子上,我今天不为难你。不过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最好把今天所看到的事情,都给忘了。不然,对你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宁默马上就恢复了镇静,点上一根烟,慢条斯理的道。

楚凌惊异的看着宁默,这个少年,拥有一种非法术的变脸功夫。很神奇。

叶婉清的希望很快就熄灭了,她当然记得楚凌找她问过教室。原来是那个乖乖女生楚昕的哥哥。他不过是一个爱臭屁装酷青年。黄雄都不是李爻的对手,又哪里能指望得了他。

楚凌灿烂的笑了,道:“我很久没看见像你这么可爱,嚣张的小傻 逼了。”他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不为别的,就为他对妹妹的不轨意图。这么个人渣,简直是该死。

“找死!”宁默的脸沉了下去。

这一刻,叶婉清也惊异的看向楚凌,没想到在这样的气氛,情况下,他会这样的有勇气。

李爻放下了黄雄,将门关上。楚凌忽然对李爻道:“叉叉哥!”

李爻微微一惊,道:“你认识我?”

楚凌缓缓道:“有国家罗汉之称,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叉叉哥,我又怎么会不认识。”

李爻瞳孔内敛,微微意外的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我?”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自甘堕落到帮一个小衙内为虎作伥,你不配穿那一身军装。”楚凌这个时候锋芒毕露,再不是清秀的青年。他冷着眼,跨步走向厅内。转身面向李爻,干净利落的道:“我早就想领教下你这位罗汉的功夫。”

叶婉清与宁默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叶婉清更多的是欢喜,她如冰山的脸蛋终于有了一丝动容。这是一种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感觉。

“好!”李爻眼神复杂,道:“不过打前你总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中央警卫局,姓楚名凌!”楚凌一字字说道。

李爻惊道:“你就是中华龙!”

“动手吧!”楚凌不再废话,声如炸雷,人在这一瞬间动了。

这就是武夫的性格,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武者的血性,火性展露得淋漓尽致。而且出手就要存杀人的心思,无所顾忌,这才是国术的可怕之处。

强猛的杀气从楚凌身上散发出来,他脚在地面一踏,地面水磨石便微微龟裂。整个人似乎猛然从草丛中窜起的巨蟒,一掠两米,眨眼便抢到了李爻面前,一记手鞭反身抽击而去。

身体擦过空气,呼啸一声,好像提速了的列车窜过,带起地气浪和劲风,将宁默和慕叶婉清的衣角都被吹了起来。劲风扑面,这就是慕叶婉清的感觉。她以前看武侠小说,里面常会描写到武林高手比武,旁边的人都会被扫退。她一直都当是笑话在看,但如今,她真正体会到了武者的恐怖之处。

楚凌太极手鞭拍击而下,砰!空气剧烈的炸响了一下,似乎汽车炸了轮胎。

如此威猛的刚劲,当真是挡者披靡。

太极拳练起来最柔,打起来却是天下第一刚猛,

以柔育刚,越练得至柔,就越能爆发出至刚的劲来。

这等猛劲让叶婉清和宁默看的心惊肉跳,丝毫不怀疑,就是面前一堵钢筋混凝土墙,也会被楚凌拍碎。

面对这样凶猛的一鞭,李爻面不改色,脚在地上一踏,地面也如软豆腐窝陷下去。他一瞬间退出三米,躲过楚凌的鞭手。再一踏,又闪电掠了过来。手成鹰爪,鹰爪乌黑,手腕上乌黑的大筋绽放,如蚯蚓缠绕一般,显得可怖至极。猛抓而下,带动轰隆之声,顿时将楚凌的威猛压了下去。

地面被李爻所踩之处,碎石飞溅,如被重型碾压机碾压过。楚凌后踩一步,后弓发力,犹如炮弹,炮拳砸向李爻%腹。正是太极拳中的冲天炮捶。这样的刚猛,正是破锋利的鹰爪手的好手段。

李爻无奈,倏然收手。抢至楚凌左边,少林梅花腿,如刀锋一般铲向楚凌。楚凌虎吼一声,反手鞭从**一兜,巨响一声刚猛铲过去。比的就是不要命的胆气,他的手鞭看起来比李爻的梅花腿要快一瞬。李爻只得再度疾退,退的同时抓起沙发前的玻璃茶几掷向楚凌。

如电砸过,楚凌眼都不眨,斯斯文文的他,一旦爆发起来,那份刚猛实在是恐怖。肩膀往前一弹,一甩,便将玻璃茶几震成粉碎。而人却不停留,趁李爻还未完全回过气来,他已一步踏上。又是一记冲天炮捶砸出。

李爻眼中攒射出精光,他已退无可退,后面便是酒店的墙壁。

李爻精神陡然进入了高度集中的状态,气提到太阳穴,两眼一闪,直盯向楚凌的冲天炮捶,这是拳术打法中的上层功夫,目击的一种!

在李爻的眼里,就这一闪的功夫,对方的来势似乎刹那缓慢了一些。他心里知道,这其实不是对方的缓慢,而是自己精神集中双眼,反应陡然快了一刹那。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李爻身体一散,缩腹,弓脊椎,%腹明显的窝了下去,同时双手如刀,守戳。这样一个守势,楚凌的冲天炮拳劲力尽时刚好差了一寸,如果楚凌硬要强行锤下去,就会被李爻守株待兔的手刀戳中手脉。这是关键的一寸。

以李爻的感知和计算,楚凌这一炮拳,无论是怎么用劲,关节也好,手指曲弹也好,都要离自己一寸距离,打不上身来。

果然,楚凌在拳击的一刹那,他双脚在地面旋转,止住去势,地面顿时因为他的劲力,寸寸龟裂。而楚凌手上奇异的五指张开,三指并拢,化为剑势,疾点。

可是,指剑到老,离李爻的%.口还有一寸距离!

李爻是国术大师,人体各个关节运劲,增长缩短距离,都知道得清楚,更何况他现在气贯双目,感觉越发灵敏。楚凌再厉害,也不可能超越身体的极限。

但是,就在李爻自以为躲过这一下,施展反击的刹那,突然觉得自己%.口一痛,如钢针刺了一下,一口气居然提不上来。

“他明明没有打上来,为什么我中招了?暗劲凌空打穴?怎么可能!他是杨露蝉转世不成?”

李爻骤然停了下来,%.口衣服上有一块指头大小,湿漉漉的痕迹。就好像是溅了一滴硫酸,轻轻一动,这个湿漉漉的痕迹就破碎成粉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