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另外两名警察脸色大变,立刻掏枪。只是楚凌忽然动了,一脚踢飞面前的另一名青年警察,绝对的凶狠。然后一步抢上,踏中线,出手如电,空手入白刃的手法,抢了中年警察的枪,指向那名掉手铐的警察,因为他也正准备拔枪,手还只到腰间。

楚凌冷声道:“全部蹲下,手放脑后!”

三名警察倍感屈辱,这些都是他们对付别人的,现在却被别人来如法炮制他们。楚凌又一指宁默,道:“你也蹲着!”

宁默眼中闪过屈辱至极的神色,倔强的不动。楚凌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枪口**他的嘴里,冷厉的道:“小崽子,我今天就算杀了你,也只需要跟上面解释一下,是在执行任务。杀你,只需要浪费一张报告。跪下!”

宁默口里被枪口堵着,楚凌杀气逼人,半晌后宁默终于精神崩溃,腿一弯,屈膝跪了下去。楚凌**两个耳光甩在宁默的脸蛋上,顿时两边脸颊红肿一片。

楚昕看的于心不忍,这时却不好开口说话。

楚凌的手段,绝对是冷酷狠辣。身为大内保镖,在保护首长时,绝对不能对可疑目标有一丝的心软。

宁默眼角流出泪水,先是一滴,接着汹涌成灾。装的再成熟老成,其里面还是幼稚青涩。楚凌的目的,就是要将他打怕,以后不敢再对妹妹有歪心思。

楚凌将手中的枪随手一丢,然后将他的证件丢到中年警察面前,道:“以后想讨好你的主子,也先看清楚,对方是不是你更大的主子。狗奴才……”

赤 裸裸的侮**。

中年警察看到楚凌证件上的钢印,肃穆军装,还有醒目的中央警卫局时,只差没晕眩过去。跟人中央警卫局一比,就算是宁默的爹来了,也不够啊。何况是自己这一群小虾米。

人中央警卫局,就是京城的大内侍卫。大内侍卫跟地方衙役一比,县太爷不也都算个屁么。

待三名警察看清楚凌的证件后,全部都老实耷拉下去。心中叫苦不迭,算是被宁默给坑惨了。

叶婉清很早前就知道学校里有个风云人物宁默,但她从来都看不起他。觉得他故作老成的手段稚嫩,与自家的父亲一比,简直就是惨不忍睹。而今天,在见识到了宁默的丑陋后,她觉得宁默用垃圾来形容,都是侮**了垃圾。

宁默的眼泪,让叶婉清更加不屑。相反,叶婉清对楚凌刮目相看。觉得楚凌虽少了父亲的一丝儒雅,但是他却多了一份真实,真诚。

楚凌三人出了酒店,叶婉清跨上雅马哈,道:“我送你们回去。”

楚凌道:“还是我载你们两个吧!”他这时男性虚荣冒了出来,觉得让个小姑娘载自己跟妹妹,脸上挂不住。

“你会骑?”叶婉清微微惊讶。

楚凌爽朗一笑,道:“飞机我都会开。”当然,这句话叶婉清只当他是吹牛了。不过还是下了车,将钥匙交给了楚凌。

片刻后,楚凌骑在车上,额头冒汗。两名小萝莉在旁边看着她,均强忍住笑意。

原因是楚凌他不太熟悉雅马哈,雅马哈的调档设置又有些与众不同。他始终无法将雅马哈启动,可怜他刚才牛皮吹到了天上,这下却出了丑。当下不自然的挠了挠耳朵,向叶婉清道:“这个……”

叶婉清清清冷冷的按了雅马哈上,一个不起眼的红色按钮,虽然她看起来很没什么表情,但实际上,楚凌知道她心里肯定在笑。

顺利启动雅马哈后,楚昕与叶婉清一前一后坐了上去。楚昕紧紧搂着楚凌的腰,一点也不避嫌。叶婉清轻微的抓了楚昕的衣服,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

楚昕忽然道:“哥,我们去找个地方吃烧烤喝啤酒吧。”说完又回头道:“叶婉清,你觉得怎么样?”

叶婉清的目光对楚昕很友善,点了点头,道:“好啊,我没意见。”

既然她们都没意见了,楚凌自然依着。他知道楚昕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

雅马哈在寂静的夜里,快的像一道电,楚昕一改往日的腼腆,大声的呐喊起来。跟这两个小女孩在一起,楚凌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年轻了。在他十八岁时,正是青春年少的阶段,在他生命里,充斥的永远是铁血,萧杀。一言一行,都必须规规矩矩,然后就是无穷的训练。他很少能有自己的想法,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而此刻,他感受到了一个字眼的气息,那就是青春!张扬的青春!

在这深夜里,要找到吃夜宵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容易。最后还是叶婉清道:“也许在东江大学那边会有。”

于是楚凌驾车来到东江大学的后面。东江大学是二垒大学,比起北大,清华自是不如。但也有很多学子挤破脑袋,想要考进这所学校。楚凌就希望楚昕将来就到东江大学,离家近,可以免去许多背井离乡的苦楚。

东江大学后面傍着一条宽阔的湖,湖边种着一排常青树,风景很好。尤其是在夏天,正是情侣约会的圣地,不过也有想不开的学生跳河而死过。

在湖对面,是一条饮食街。

一路驾车,路上都没什么行人。而到了这里,楚凌惊讶的看到,许多大学生在外面吃烧烤,喝啤酒,简直就是热火朝天。倒也不怕这严寒的天气,只因他们年轻,可以年少轻狂。

楚凌找了一家档次稍高的意大利烧烤,拉风的雅马哈一停在外面,便吸引了很多大学生的注意,然后就是私下议论,指指点点。

楚凌觉得外面冷,也考虑到叶婉清性子清冷,所以要了一间包房。

在雅致的包房里,暖气开足。

十五分钟后,烤的金黄的羊肉串上了来。羊肉串上散发着那种特有的孜然粉的香味,令人闻后食指大动。

楚昕要了一件啤酒,她今天心情不好,楚凌便也没阻止她。想起她呵斥宁默,对自己的信任,楚凌就会无比的疼惜,感动。

叶婉清喝啤酒很爽快,楚昕与她碰杯,她来者不拒。两个小萝莉很快就一瓶下肚。喝了酒后,两人的脸蛋越发娇艳红润。

楚凌默默的喝着,能够守着妹妹,他觉得内心很宁静,安详。

叶婉清突然举杯,道:“楚昕,我敬你。”

楚昕眨巴漂亮的眼珠,道:“叶婉清,你真好看,我也敬你。”

叶婉清轻轻一笑,两人干了杯中的酒。

楚昕有些晕晕乎乎,道:“叶婉清,你爸爸真厉害。”

叶婉清微微一惊,道:“你都没见过我爸爸,怎么这么说?”楚昕嘻嘻一笑,道:“当然厉害啊,他给你取名叶婉清,你看你就长的这么叶婉清。”叶婉清莞尔,楚昕又道:“叶婉清,你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从来都不笑呢?”

叶婉清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喝了一口后,若有所思,道:“好像没什么想笑的**。在学校里,大家都懒得搭理我,觉得我很古怪。恩,我也不习惯解释。”

“因为你太高贵了,所以大家都觉得跟你有距离。然后你又不主动跟大家说话,所以大家就更不跟你说话儿了。”楚昕道。

叶婉清微微落寞,道:“也许吧!”

“那以后,我们做好朋友好不好?”楚昕道。

叶婉清露出会心的微笑,道:“好!”

楚昕道:“干!”

干完后,叶婉清道:“楚昕,我挺羡慕你的。”

楚昕一呆,随即娇憨的一笑,醉意熏然的道:“是羡慕我有一个好哥哥吗?”说着放下手中的筷子,幸福的挽住了楚凌的胳膊。楚凌便不能正常的吃东西,无奈的一笑。

叶婉清认真的点头,道:“他很疼你。”

楚昕松开楚凌,手臂张扬着比划,道:“那是当然。”随即又道:“我把我哥哥分给你好不,以后你也做我哥的妹妹。”

楚凌无语至极,正想呵斥楚昕,说她喝多了,净说胡话。没想到叶婉清却突然无比认真的看向楚凌,道:“可以么?”

“额……”楚凌一呆,面对这样美丽安静的叶婉清,楚凌下意识的道:“那是我的荣幸!”

叶婉清微微一笑,轻轻喊道:“哥!”

楚昕在旁边乐得眉开眼笑,拍拍手掌,道:“哥,你要给叶婉清姐礼物,她都喊你哥了。”

叶婉清也伸出白皙柔嫩的手掌心,道:“礼物拿来!”表情还挺认真。楚凌顿时有些傻眼,掏出一张一百的放到叶婉清手上,道:“给零花钱可以吧?”

叶婉清还真将钱收下,轻浅而调皮的一笑,道:“可以!”她突然又对楚昕道:“这个送给你。”掏出一枚物事,却是那枚精灵之泪。楚昕看清精灵之泪后,立刻清醒。她马上意识到这个东西的贵重,连连推辞,有些结巴的道:“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叶婉清将精灵之泪轻放在桌上,淡声道:“我送出去的东西就不收回了,你如果不要,那就丢掉吧!”

楚昕犹豫半晌,目光征询的看向楚凌。楚凌觉得叶婉清真的是个奇怪的女孩,她千辛万苦的得到这枚精灵之泪,可现在却又毫不犹豫的送给别人。还真是……·豪爽啊!

这样的女孩,楚凌很欣赏。便道:“那就收下吧!”

楚昕这才将精灵之泪收下,在手心摩挲,甜甜一笑,道:“叶婉清姐,谢谢你!”

叶婉清嘴角牵扯出一丝会心的笑容,随后,两人又喝了不少。叶婉清的酒量甚好,喝了四瓶啤酒,仅去过一次洗手间,人却清醒无比。也就脸蛋显得娇媚红润一些。可楚昕就不行了,三瓶啤酒下肚,便醉的七荤八素。

吃完烧烤后,楚凌结了帐。他与叶婉清左右扶着楚昕出了烧烤店。这个深夜的点,大学附近很难拦到的士。再加上楚凌也不太放心让叶婉清一个人回家。

于是楚凌提议道:“我骑车,你在后面帮我扶着楚昕一点,你今天干脆就到我家休息,跟楚昕睡一屋?”

叶婉清稍一犹豫,便道:“好!”单独对着楚凌时,她又恢复了清冷和陌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