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爸爸跟这个算命瞎子合作什么呢?

爸爸又给了他一个信封,那个信封里是钱吗?

他挠了挠脑袋,靠着稻草垛,有点儿想不明白。

“正天,你靠这儿干啥呢?不冷吗?咋不进屋?”

路正英老远就看见自己弟弟靠在稻草垛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路正天茫然的看了看姐姐,没吭声,愣愣的站在原地。

路正英皱了皱眉,凑上前,推了他的肩膀一下。

“正天,想什么呢?怎么这样一副表情?”

她刚从好朋友蒋梦阳家里出来,就看到弟弟鬼鬼祟祟的靠在稻草垛上,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路正天看了看姐姐,心底虽然很困惑,但还是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没什么,就是刚刚看见一个算命瞎子,也不知道从谁家出来的!”他大大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转,一脸天真的看着姐姐。

路正英倒是没多想,摸了摸弟弟的小脑袋,“这件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个算命瞎子也值得你这么偷偷摸摸的看?”她一脸洋洋得意,神秘兮兮地说:“我告诉你,这个算命的就是咱爸妈找回来的,不就是给那个病秧子算命的么?”

路正天皱了皱小眉头,他真不知道大姐这么好,为什么姐姐总要跟她对着干呢!

路正英继续说:“正天,我告诉你,咱家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以后再没人瞧不起咱家了!你呀,以后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明白不?”

她拍了拍他身后的稻草,眼神迷离,陷入了憧憬,仿佛那一切都近在眼前,很快就要到手了一样。

路正天有点懵,怎么还就成有钱人家的少爷了呢?

“行啦,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你该干嘛就干嘛,少跟那个病秧子接触就好了!”路正英拉起他的手往回走。

提起那个病秧子,她就觉得丧气,对于这个突然空降她家,抢她东西的姐姐,她是一丁点儿好感都没有,瞅哪儿都不顺眼,恨不能她早点儿去死。

路正英拉着路正天一路走回主屋,一进屋她就发现里面的气氛有点儿不正常。

每个人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而那个病秧子就坐在奶奶旁边,倒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她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看起来还好的人。

路正英识趣的没说话,沉默的坐在了母亲旁边。

主屋里沉默的可怕,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

“遥遥,我苦命的孙女啊!奶奶舍不得你!”路老太太声音颤抖,浑浊的双眼流出了两滴泪水。

她这一句话,路遥就红了眼眶,这一辈子是她对不起他们,连累了大家,如果她能活下去,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路家的人。

路正英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撇撇嘴,搞得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至于么?

人不是还没死呢!

病秧子惯会装样子,那副模样装给谁看呢?

路本良扒了扒头发,烦躁的说:“妈,这事咱们还是让遥遥回去好好想想吧!毕竟……”

这件事在农村可是大事,一个小丫头住在人家老光棍儿的家里,就算不发生什么,那也是名誉受损了!

路老太太看了看路本良,又看了看路遥,叹了口气,“遥遥,这事还得你做主,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反正还有五天呢!”

路遥脸色苍白,乖巧的点了点头。

“奶奶,我先回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