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留兄弟几个商议了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苏木便不再继续。

突然停下来的苏木,兄弟几个有点茫然,这又咋的了?刚刚不还挺好的嘛???咋又不说话了???不会哪个倒霉的货又要挨骂了吧???这可千万不要是自己啊啊啊。

看着耗子几人一脸的懵逼,苏木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这下,耗子他们更懵了,窝凑,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怎么就这样了呢????没干啥呀!!!!咋还笑了呢,这也太恐怖了吧???呜呜.............能不能先撤啊,好像回家哦~~~~~

不再故弄玄虚,苏木对着众人说道:“今天就先商议到这里,咱们去马场赛马去,已经好久没和你们比试了,让我看看你们的进步。”说完,苏木率先走出房门。

耗子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苏木是说真的,纷纷大吼一声,争先恐后的回房间换衣服,争取早点到马场,来一场大比拼。

脱下长袍,换上便捷的骑装,一个个好似打了鸡血一般,翻身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匹,如果不是顾忌这里是闹事,想必一定早就快马加鞭的冲向马场了。

看着前边那位即使不能快马加鞭也要跑在前面的小狼,苏木只想说:“你知道马场在哪里吗.............”显然是没人提醒这个一直思想不在线的二货的,出丑什么的,看着挺好的。

出了城门,小狼头也不转的大吼:“我先走啦,最后到的人负责洗臭袜子,哈哈......”

看着绝尘而去的小狼........输人不输马,再说了,就小狼那技术......还有那马.......算了,最多自己仁慈点,只把积攒了一个月的袜子给他好了(众人内心小人狂笑中......)

争前恐后的苏木等人经过一番你争我夺的热身赛,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云阳马场。

最后一个到达的小狼气喘吁吁的愤怒的说:“这不公平!你们欺负我,咱们到了马场上再见真章。”

几人相互看了看,哄然而笑,“哈哈......小狼,你是不是输不起啊,没关系,告诉哥哥们,就当刚刚的独具不存在,怎么样?”一脸不怀好意的耗子明知道小狼年龄小,最经不得人激。反而故意激怒小狼道。

小狼满脸通红的指着耗子“你”了半天也没有多说出一个字,最后,恨恨地瞪了一眼耗子说道:“不就是洗袜子嘛!小爷我接了!!哼!!!马场上见!!!!”说完朝着马**上狠狠地打了一鞭子,奔向马场。

耗子看着负气离开的小狼,同一侧的苏木说:“老大,你说,一会的时候,咱是不是给小狼放点水?哈哈........我怕真把这小子气哭了,哈哈.........”

苏木很不喜欢理这笑的一脸嘚瑟的人,除了小狼,在场的哪个人不知道小狼这次之所以会输,是因为他所骑的马的问题,也就这货,明明是沾了马的光,还好意思在这里洋洋得意的,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呢。回了耗子一句“如果你能凭实力赢再说吧”,**一动,策马想马场内走去。老金几人也紧随其后,留下耗子一人目瞪口呆的待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嫌弃了?

摸了摸鼻尖,耗子也不气馁,心里暗自想道:反正这袜子小狼是洗定了!我才不信这几位“正人君子”能放过这个机会呢!靠.......这意思是要劳资自己背锅呀!这锅我不背啊!!!很显然,已经不是耗子能改变的了........等到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耗子被打了一顿闷棍的时候,对着黑夜,默默心塞,早特么干嘛去了,这下子开心了..........

进了马场,让人牵来各自留在这儿的好马,纷纷骑出去溜了一圈。再次聚齐,小狼一脸不服的再次挑战众人:“来吧,咱开始比赛吧?这次我一定骑着我的阿莫,超过你们!”

阿莫是一匹汗血宝马,是老金在小狼十三岁生辰时送给他的,当时我,为了这匹马,老金也是下了大力气。找到这匹马,再把带回来也是废了一番力气,毕竟飞羽帝国虽然有马,但多为军马,不对外出售,一般的马场也不会有什么好马。即使真的有,也多被官府征如军中。而汗血宝马,则是北凉的特产马匹,只有北凉才有,且一直被北凉王室所控制。再加上如此宝马,世上本就含有。当这匹马在小狼的生辰上亮相的时候,真的是闪瞎了一地的眼,如果不是因为是小狼的生辰礼物,想必.......不一定归谁呢。

苏木的马不差,自然也不惧小狼的挑战。

在一旁仆人的纷纷撤离赛道,苏木几人在马上蓄势待发,只带一声令下。

马场的管事刘三英大声喊道:“准备,”

“三!”

“二!”

“一!”

随着“一”字音落,苏木几人也如同那离弦的箭向着远方的目标奔去。苏木一马领先,挥动着马鞭,对着众人大声喊道:“兄弟们,咱们俩比比看,看谁先到,赢的人,奖品任开!”

“哈哈...........老大,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啊?”黑子一脸的跃跃欲试。

苏木大声笑道:“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我做不到其他兄弟也是可以的嘛,哈哈.......”

小狼满脸愤恨道:“老大,我要胖揍耗子,一定!阿莫,咱们冲!”说完再次提高速度,隐隐要超过苏木的蓝枫。

几人纷纷加快速度,对这次的比赛又多看几分势在必得,谁让苏木平时口风紧,轻易不许诺呢。如果一旦自己赢了,那......嘿嘿......想想就很美丽呀。看着几人好像瞬间打了鸡血,苏木并不知道他们内心的小阴暗心思,如果知道自己的奖品被他们当做坑自己的道具,不知道苏木心里是什么感觉。唯一可惜的是..........

唯一比较心塞的可能就是耗子这位爷了,先不说自身实力怎么样,就是自己的马儿也绝对比不上小狼。更何况,小狼不仅马是千里马,自身的技术也是绝对排前的,自己当时怎么就嘴jian的多话呢,呜呜......自己这次玩完了,咋老大就是故意的呢,目的就是为了给小狼出气。真的不得不说,这个耗子的智商竟然在线了,竟然一下看到了真相,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真相。

经过一番你争我夺的激烈的比拼,小狼终于凭借自身的实力已经阿莫,赢得了最后胜利。除了耗子,几人纷纷上前向小狼道喜。

“可以啊,小狼,又快了,以后我老黑更追不上你了,”黑子高兴的对着小狼说,一点也没有比赛输了的郁闷,反而是满满的兴奋,反正都是自己的兄弟,谁赢了不都等于自己赢了吗,嘿嘿.......黑子的脑回路就是如此简单。

小狼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对黑子说:“黑子哥,这次是侥幸,如果不是哥哥们让着我,我怎么可能赢呢,嘿嘿......”

老金直接给了小狼一个熊抱:“好小子,可以啊,出师了啊,不错不错。”

小狼:“嘿嘿.....谢谢金哥。”

苏木也是满脸笑意的说:“小狼,又厉害了,”说完看了一眼一旁的耗子,对着小狼说:“说说看,你想要哥哥们做什么,嗯?什么都可以哦!嘿嘿.....”

瞬间秒懂苏木眼里的戏谑,小狼也配合的笑了笑,看着耗子说道:“刚刚说了呀,耗子哥,你准备好哟,不一定什么时候哦,随时都有可能哦,可能是我和老大,可能是和黑子哥,也可能是和金哥,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我们四个人一起上哦。你,时刻准备好被胖揍吧!哈哈.....”

耗子脸一黑,可是服软的话怎么也说出口,心里自我安慰的说:彼此都是兄弟,应该不会太过分的吧?可惜,此时的耗子好像是忘记了自己坑自家兄弟时的不遗余力了呢。等耗子真正的被众人群殴一顿胖揍以后,才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唉......只怪当初太天真啊。

让人取了弓箭,苏木几人又去林子里打了一会猎,直到天色渐渐变暗,才不得不打道回府。

将马送回马房,又一起给爱马洗澡,玩闹了一会,带着一身的水的众人各自回房换了身衣服,再次回到大厅的时候,马场的人已经准备好晚宴,食物都是大多都是今天白日里苏木打回来的。

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早已饥肠辘辘的众人纷纷找了个座,目光一致的看向门口,心焦的等着迟迟不到的苏木和小狼二人。

等了大半天,小狼的身影才出现的三人的视线中,然而,三人的目光依旧执着的看向门口。被无视了的小狼也不搭理他们,随意选了个座坐下,才悠悠地说:“老大不来了,”

三人瞬间狠狠盯着小狼,看着三人那恶狠狠的目光,小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就在刚刚,马场来了别人,老大不想露面,所以说,晚餐,去老大那里。”

说完,不等三人回答,小狼先走了。耗子三个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最后只好有气无力的起身向苏木的院子走去。而先一步离开的小狼嘴角带着坏笑:哼哼,让你们欺负我小,就多饿一会吧,等老大来了,嘿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fzyd99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